高性能车、跑车、赛车和运动车,千别傻傻分不清

2019-08-08 | 浏览:1.1万 | 评论:2

年轻化,是当下汽车界的流行词。

无论是代步车、家用车还是商务车,线条无不越来越丰富,层次越来越分明,这是汽车设计的一次轮回,也是因为年轻人正在成为新生代消费者。

不过水深龙多,王八也多。

有一些车是真的运动,比如2.0T天籁,拥有252马力和380牛米,匹配CVT变速箱还跑出6.42秒的百公里加速成绩,比现款高尔夫GTI还快0.15秒。

有一些车则是挂羊头卖狗肉,搞一些花里胡哨的套件,加一个尾标高举“运动化”的鲜明旗帜,结果底子还是纯粹的家用买菜车。

所以发展到今天,关于笼统概念的“有运动感的”汽车,并没有一条分明的界限。接下来车辙君就和大家分享诸如此类的“高性能车”、“跑车”甚至“赛车”等等。

高性能车:钢炮之上,超跑未满

高性能车顾名思义——天生有一副运动底子,同时动力非常强悍,而不是单纯的操控好就行,所以哪怕天籁跑出6。4秒的成绩,我们也不会说这是高性能车,只认定这是一款加速快的房车。

即便如此,“高性能车”的范围仍然有如大西洋一般浩瀚,你说奥迪R8是高性能车可以,说奥迪S3是高性能车也没问题。

不过个人认为的高性能车,通常是超跑之下,性能小钢炮之上,大概位于宝马M3/M4、奥迪RS4和奔驰C63 AMG这一级别。

而M3则是同级别之中,集动力和操控于一体的平衡标杆。如果翻一翻纽博格林赛道日的照片,会发现不少宝马和历代M3的身影,其中有一辆Schirmer车队多年前改装的最速E92 M3,圈速依然和现款保时捷911 GT3不相上下。

Schirmer M3

然而有一部分宝马粉丝开始伤心了,因为下一代即将采用和M5一样可切换后驱/四驱的CLAR平台,这副平台在研发之初就不是单纯的后驱平台。

所以现款M3就是最后一代纯粹的后驱M3,然而现在除了库存车之外,是买不到全新车的。

这是由于欧洲在2018年9月颁布严苛的WLTP测试规程,导致宝马在去年5月份决定停产M3,直接把升级排放的精力用于研发和测试下一代M3。

好消息是,新车将于2020年年初亮相,网上也曝光了谍照车的外观内饰。

下一代M3/M4将和X3 M/X4 M共享S58发动机,即宝马经典的3.0L直列六缸机,使用全新的中冷器和锻造活塞,以及比S55更大尺寸、效率更高的双涡轮,升级的高压供油系统从过去的200bar喷油压力提高到350bar。

S58发动机

这一切帮助S58达到510马力和600牛米,超过现款最强M4 GTS的500马力。与此同时,宝马在积极减轻新车的重量,通过碳纤维材料和4D打印技术,预计有63。5千克的瘦身效果。

虽然这不是纯粹后驱平台打造的M3,但是宝马可能提供一款丐版,只有后驱模式的M3,调低发动机动力,匹配6速手动变速箱,到时候估计又是一阵真香。

跑车:跑不动也是跑车

至于跑车,只要是三厢双门的车型都可以统称为跑车,因此有的是其貌不扬,有的是扮虎被猪吃,好比吉利美人豹是跑车,法拉利F12也是跑车。

当然也不是只有自主品牌才造套着跑车外壳,实际跑不动的家用车,丰田在2004年推出的杰路驰同样是一款“弱不经风”的前驱跑车。

杰路驰在中东、中国和南美的名字是Zelas,是意大利语“Zelante”的变形,意为“激情”和“热心”;在美国则是挂着塞恩tC的标识,即“Touring Coupe”(旅行跑车)的缩写。

第一代杰路驰还是和运动挂钩的,平台来自于丰田在欧洲销售的中型车Avensis,行走系统是前麦弗逊,后双叉臂多连杆悬挂。

动力则是2.4L发动机,压缩比为9.8:1,更换了大角度的进气凸轮,红线转速可达6500转。选装丰田运动部门TRD的机械增压套件之后,最终拥有200马力和251牛米,匹配5速手动变速箱,推动1318千克的车身完成百公里加速仅需7.4秒。

千万不要小瞧这副机器, 2AZ-FE使用铸铁衬套、锻造曲轴、铝制缸体和气缸盖,兼顾轻量化和高强度,同时具备双顶置凸轮轴和VVT-i可变气门技术,关键是改装成本不高,且方案成熟。

于是有人宁愿放弃86/BRZ的水平对置四缸,移植2AZ-FE,更有甚者压榨出夸张的750马力和950牛米,跑到100KM/H只要3秒。

换装2AZ-FE的塞恩FR-S(即86/BRZ)

既有改装潜力,各项配置齐全的第一代也在2006年创造了79215辆的车系销量巅峰。

2010年发布的第二代却没有延续曾经的辉煌,平台和Avensis同步更新,但是换装为凯美瑞的2.5L自吸发动机,不再提供机械增压,拥有180马力和236牛米,百公里加速缩短至6.5秒。

然而同样是前驱车,大家这时候更愿意买一辆涡轮小钢炮,后期升级方便且实用性更高,外加后驱的86/BRZ在2012年亮相,最后在2016年只卖出9300辆的杰路驰走向历史。

两厢小钢炮:也可扮猪吃虎

现在扮猪吃老虎的车型不少,全网也知道是哪几款车,比如大众R36,还有ABB的高性能房车,就连现在的一些四驱小钢炮,升级二阶、三阶的动力后,加速丝毫不亚于超跑。

然而这些车型还不够极端,受限于前置发动机的小钢炮,和中置跑车相比,这是后期无法弥补的先天性不足,难道两厢车一诞生就是前置布局的命运吗?

雷诺第一代Clio Williams

异想天开的法国雷诺在1999年用事实告诉我们,只有想不到,没有做不到的事情。

1998年亮相的第二代Clio原本是一款对标嘉年华之类的小型两厢车,就是比常见的第四代高尔夫小一圈,车长只有3.8米。

雷诺第二代Clio

然后雷诺往这个外壳底下塞进中置后驱的布局,后排座椅改为60°夹角的3。0L V6发动机,动力调低到230马力和300牛米,匹配6速手动变速箱,完成百公里加速仅需6。2秒。

其实这款Clio V6 Phase 1和Clio的共用零件非常少,生产也转交到英国车队TWR(曾经打破保时捷在80年代勒芒的垄断)在瑞典的工厂,当时的媒体称其为“世界上最小的超跑”。

由于车身短小和布局的优势,Clio V6 Phase 1在弯道上极具优势,据说转向的细腻程度堪比莲花,不仅没有转向不足,还可以用来漂移。

如果用上下班的角度审视,这绝对不是一辆人开的汽车。后排的V6产生的热量和噪音对驾驶员特别不友好,一有错误或者出格的操作,驾驶者只有双手合十祈福吧。

不过如此有意思的汽车,放在今天的车坛根本不可能发生,这是只有在20年前才见得到和实行的疯狂想法,疯狂到让同时期的本田S2000和奥迪TT这些有趣的跑车,竟然变得像拖把扫帚一样平庸无趣。

令人诧异的是,国内居然有人在那个年代不知道通过什么方式花大价钱买了一辆,现在车主翻新后,准备改成落场赛车。

赛车:这颗星球最顶级的车型

很多人见到房车比赛的厂车并不以为然,认为只是拆空内饰和加装防滚架,最后做一番调校,因为空力套件没有非常激进,动力仅有小幅的提升,“看上去”还不如同场的民间赛车来得夸张。

现实情况是,职业和民间的差距是无法想象的,只是我们看不懂专业赛车的内部改动。

举个例子,澳门东望洋赛道之前同场举办过路车挑战赛和WTCC世界房车竞标赛,前者是民间改装厂参加的,赛车通常是动辄600、700马力,加持风刀、宽体和大尾翼的三菱EVO、日产GTR和本田NSX等等。

即使是日本的著名车手织户学,两届GT300年度总冠军,开着800马力的R35民间赛车跑出的成绩仅仅是2分32秒9;而穆勒开着300马力,表面平平无奇的科鲁兹厂车,在负重情况下直接跑到2分28秒。

说白了,一辆改装车的快慢与否,厉害与否,不能光看表面换了什么品牌的零件,账面数据有多少,背后还有调校、齿轮比、重量平衡、数据流和动力曲线这些看不见,却对汽车性能有着巨大影响的关键因素。

这也是科班出身的车厂和民间改装厂的差距之一。当然了,毕竟这两者的人力物力投入不是同一个层次的。

所以官方以赛车为基础打造的街车,底子和性能注定在允许上路的改装车/街车中是数一数二的存在。

既然说到GTR,干脆介绍一下日产史上最强街车,肯定不是现在的R35,而是1998年的街车版R390 GT1。

目前全世界已知的有两辆街车版,一辆摆在日产神奈川事务所;另一辆则是以神秘价格卖给英国神秘买家的短尾版,性能几乎和赛车没有区别,就是调低了马力和增重。

赛用版R390 GT1诞生于真正的“技术日产”年代,搭载赛用发动机VRH35L,在双涡轮的加持下,拥有650马力和706牛米,推动1029千克的碳纤维单体壳车身,极速轻松达到354KM/H。

凭借强悍的性能,R390 GT1在1997年和1998年两次勒芒预选资格赛中,通通快于夺冠热门的保时捷911 GT1和奔驰CLK GTR。

偏偏在正赛中,1997年因为机械故障,只有一辆车以全场第12名完成比赛。1998年是最有机会夺冠的一年,可惜最终还是败给两辆911 GT1,位居季军。

更遗憾的是,组委会在1998年赛后重新修改规则,导致仅仅参赛两年的R390 GT1成为一辆不合法的赛车。这时候的日产濒临破产,只好决定转向低级别的LMP组,R390 GT1也注定被世人遗忘。

运动车:主打操控的轻量化小车

运动车相比性能车,动力输出是弱了,定位偏向于为操控打造的轻量化小车。

这些车的卖点通常是驾驶乐趣,或许直线加速跑不过别人,却有放大快乐的能力,广为人知的有Mini和MX-5,小众的有一款Alpine A110。

这里的Alpine并不是指阿尔派音响,而是一家成立于1954年的车企。

创始人Jean Rédélé是法国北部城市迪耶普的雷诺经销商,他平时没事就喜欢开着自己改装的雷诺4CV跑阿尔卑斯山,后来打造了几款铝制车身的雷诺参加比赛,屡次获奖后引起大家的注意,纷纷找上门改车。

为了顺应不断扩大的市场需求,他干脆在1954年成立Alpine,和雷诺的关系类似于Ruf之余保时捷,其中最出名的车型无疑是1961年-1977年生产的拉力赛常胜将军A110。

所以雷诺在A110停产40年后,重新推出了新一代A110。新车的研发宗旨是一切为了好玩,采用后置后驱布局,重心刚好位于两张座椅之间,搭载1。8T发动机,拥有250马力和320牛米。

数据上看,售价5.58万欧元的A110还不如4.76万欧元的高尔夫R,后者便宜6.4万元人民币,动力还有40马力和60牛米的提升。

然而A110的精髓在于轻量化和制造乐趣,使用全铝悬架和车身后,全车仅重1103千克,匹配7速湿式双离合变速箱,完成零百加速仅需4.5秒。

根据外媒的试驾,A110的尾巴特别不安分,稍微把握不好油门和刹车,下一秒入弯就有漂移的可能。这种乐趣不是保时捷718那种普通人也可以开好开快的稳定,而是每次刷圈,都能从失控边缘获取精准控制的成就感。

另外,A110首席工程师David Twohig表示,这是一款对乘客屁股友好的运动车,既有灵敏的转向,也有日常驾驶的舒适性,而不是莲花那般硬核和极致。

擦亮双眼,提高知识水平

由于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消费群体,这也催生出各种各样“有运动感”的汽车。很大一部分原因,是这个世界距离上一次世界大战有74年的光景了,平民百姓也积累下一定财富,这一代年轻人难得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,手头有钱消费了。

要是像以前每次一打完战,家用品牌又要从尽量克扣成本的廉价小车做起,而豪华品牌考虑的是Old Money的审美,根本不在乎一个钢镚也没有的年轻人,也没有可能产生New Money。

所以我们必须为和平年代欢呼,为朝着运动化的汽车欢呼。

《汽车文化》| 作者:李日新

声明:本文由太平洋号作者撰写,观点仅代表个人,不代表太平洋汽车网。文中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,感谢原作者。
河南快3 上海快3 北京赛车 湖北快3 河南快3 福建快3 甘肃快3 安徽快3 湖北快3 吉林快3